主页 > 世界兴农 >琴音犹在(三)‧陈松宪自然韵律宁神定心‧故人已杳琴音在 >

琴音犹在(三)‧陈松宪自然韵律宁神定心‧故人已杳琴音在

2020-07-24 来源:世界兴农   |   浏览(894)
琴音犹在(三)‧陈松宪自然韵律宁神定心‧故人已杳琴音在故事已完,琴声未断;故人已杳,知音不少。在听完古琴的故事后,一转身,已是沧海桑田。当年初的《热带雨林之音乐会》史无前例成功将国内多达170多位古琴知音人齐聚一堂的不久后,却惊闻噩耗――大马古琴先驱陈松宪先生是日为琴友演奏的静心琴,竟是他在人世间最后一缕琴音,世事之幻变令人唏嘘不已。水墨无言,琴韵悠悠;悠悠琴音,静雅吾心。单看字面,你就能感受。这是一种让人静下心来聆听的琴韵。只要是认真接触古琴的人,就能体会大马古琴推手已故陈松宪老师,何以在生前把这场音乐会题名为“静心琴”。这是非常贴切的措词用句。因为“静心琴”指的正是古代文人雅士们擅弹的琴弦,是圣贤孔子认为有教化作用的琴音。悲喜交织所以,当主办单位把“静心琴”带到热带雨林,在大片的绿林青蔓中,静悄悄如无人之境,在绿林密裹的湖水旁的玻璃屋中,与会者一边聆赏宁静而悠远的古琴音,一边静赏大自然的松风,让心灵享受宁静。随后,大家还可以细心静听大马古琴界大家长陈松宪老师,解说古琴的历史与乐曲背后寓意深长的故事。这场雨林音乐会成功聚集了从国内外赶来赴约的170多位琴友,可说是大马古琴界的一大盛事。然而,令人遗憾的是,这次的演出却是陈松宪老师人生的最后一场音乐会,陈老师在音乐会举行后的第3天与世长辞,震撼了整个大马华乐界,莫不为一代古琴师的殒落而感悲痛。也许冥冥中注定,这是一场为陈老师特设的音乐盛宴,他的殒落无疑令人唏嘘,但也代表了承先启后的不变定律。慢音乐滋润心灵那一天,当主持人邀请陈老师出场时,一脸祥和的他由头到尾都笑盈盈,让人特感亲切。他开场即说,古琴是来自旧时农业社会的音乐,千年以后,我们仍有幸听见七弦的风情,有如空谷幽兰般,旁若无人地绽放于热带雨林的绿林深中。“慢”能延年益寿他轻声细语地说:“古琴音乐绝对称得上是‘慢音乐’,在讲求速战速决的现代社会里,这种慢音乐,无疑给人们心灵与生活上的养分,让生活慢下来。”他引述台湾星云大师所说过的一句话:“凡事慢慢来”。他继而解释,慢行养生,慢活养寿,意指慢生活不但让人身体健康,也能延年益寿。再者,古琴亦是属于环保音乐。这还有赖于陈老师亲自解释。他微笑说道,人们必须要在清幽宁静的雅舍中聆听这种古乐,万万不能背道而驰,这就是所谓的声中求静,在清静的环境中反倒能听得见许多细微的声音。正如后来来自上海的高宇老师在弹奏1200年前的古曲《神人畅》时,大家无不听到户外黄莺的鸣叫声,这都是只有心静,才能享受到的大自然妙丽。陈老师话音刚落,即席弹起了他致力一生整理的《普庵咒》。此古乐是由许多单音参差组合,构成自然旋律,有宁神定心作用,让人自然投入清净空灵的境界。当陈老师手拨琴弦,全场顿时鸦雀无声,把大自然的气氛融进古琴的千年韵律里,天籁般的琴声划过绿林的上空,让人的内心静如玻璃屋外的湖水,天地人与音乐混为一体。晕开的自然音韵弹罢《普庵咒》,陈老师继续为与会者谈论这中国最古老的乐器之一,“古琴给人的印象是幽幽的,在这绵、软、柔、悠、长的悠韵中,其音乐却能产生许多的变化。”他指出,古琴的音乐表现于多层次的音色,是当今除了电子琴之外,最为变化多端的乐器。当中包括了散音,即空弦音,七弦七个,其发音坚实有力,响亮浑厚;案音又称实音,有147个,低音区浑厚;泛音则有91个,声音纯清鬆脆,透明如珠,陈老师轻呼,这3种琴音就好像是天籁般的声音。古琴以韵传神与此同时,左手在弦上移动而产生的一种很虚的音色,称之为虚音,另一种则是实音,这都是其他乐器难以办到的音色。从古琴发音的性质看,除了实音、虚音,还有一种界乎两者之间的半虚实音色,至少六七种音色,形成丰富的音线,老师形容,这音线犹如水墨画的颜料般淡淡地晕染开来,形成不同层次的线条,别有一番风韵。说罢,他再度端坐古琴前,聚精会神地为与会者弹奏虞山派代表曲目《良宵引》。此曲谱初见于1614年《松弦馆琴谱》,是明朝以来一首经典小曲,此曲虽小却蕴含月白风清,万籁俱寂的夜深情思,有人甚至称非用古琴不能弹出其意。虽说听取这首《良宵引》时值蓝天白云之际,但四週的寂静连同琴音的牵引下,同样让人体会到曲味的恬淡、夜晚的娴静。少接触古琴的人可能会觉得古琴音乐很难懂,“古琴难懂是因为其音乐的表现,这始终是另类的音乐。”所谓的“难懂”其实是古琴让人进入另一个层次,其音调低沉低频得来扣人心弦,却又不华丽,它不但以声感人,还能做到以韵传神,把琴韵深入人心,感人于意中。他为大家最后奏起的《鸥鹭忘机》古乐曲,正反映了这深沉的意义。这首自明清以来颇精緻的抒情小品《鸥鹭忘机》,其曲意隽永,指法细腻,当中的“忘机”实为道家语,意旨忘却计较;“鸥鹭忘机”比喻淡泊隐居,不以世事为怀,陈老师最后要大家利用琴音的牵引把此曲图像化,从而体会忘却机心的感觉,学习哲学上的体会。后记:未及相约留遗憾年初的那场雨林音乐会上,是首次与白髮苍苍的古琴前辈陈老师会面,断然不曾想过这次是我们的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向来,白髮的长者给我是智者的象徵,尤其聆听了老师对古琴的解说,意犹未尽,心中萌生採访念头。在活动结束后,把欲採访的念头告诉老师,老师听罢,即邀我到其雅舍,让他弹琴给我听,他说:“其他事日后再说吧!”我道:“老师,我一定要让居杰去安排,别忘了我们后会有期!”很可惜,还未拨通居杰的电话,却意外接到后者打来的电话,电话那头传来陈老师与世长辞的噩耗,我顿感愕然,来不及反应,只觉得这是老天爷开的一场玩笑。我对这初识的长者有万般不捨,他那含笑拨弄琴弦的情景,在脑海中仍是那幺清晰。自此,我更加确定“凡事要珍惜当下”的说法。人生无常,想访即访,一个人永远不知道老天爷会不会给彼此下一刻相聚的机会。这个很想做的访问最终没能成事,只能把陈老师于音乐会上所讲过的话、弹过的琴景,化成文字,待大家同追忆,陈老师虽已西去,但琴音犹在。韵觅音寻何所处悼琵琶仙仙陈松松宪先生上午9时30分,大马资深华乐工作者,精于琵琶、古琴演奏及民族音乐研究,有琵琶仙雅号的陈松宪先生于静心琴为“热带雨林(古琴)音乐会”拉开序幕前,吁请在座的所有华乐同好,为刚离世的古筝兼古琴大师陈蕾士教授默哀3分钟追思故人,这随缘静心的几分钟哀悼是为送别故人的最后一程而特设,深具意义。追思之后,在简略讲解了古琴作为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的特别意义及本地的学习及认知情况,陈松宪随后带头献了三首乐曲,即《普庵咒》《良宵引》《鸥鹭忘机》,并在乐曲演奏前别有用心地道出“忘机”的其中故事:古时,有位老者常到海边漫步,往往有海鸥与他相亲近,他的妻子得知后,要求他捉一两只回来玩赏,然而待他再回到海上时,海鸥都远飞而去。此曲题为《鸥鹭忘机》可以理解为表现海鸥或鹭鸶在人们生起为害他动机的时候,自在的飞翔,其中含有一种淡淡哀伤感,似乎暗示着令人伤心的“利害”结果,是另一种音乐艺术表现境界的提昇,他也说其中可以随人别有所想。然而,故事已完,琴声未断,故人已去,知音不少,高山流水在听完故事后,能不有所感吗?然而,一转身,已是沧海桑田。陈松宪先生于――为陈蕾士教授亡逝默哀三日后也随之离世。世事之变幻令人唏嘘,大马的华乐界的古琴先驱于转瞬再殒落,遗留下来的不应只是遗憾。我们再一次为本地华乐推手默哀3分钟,应不会浪费大家的时间吧!附注:《寻音觅韵》乃是陈松宪先生的华乐文集。(作者安子乃本地漫画公仔佬,曾略习琵琶/古琴,其中琵琶入门师从简宝就,陈松宪乃老师的老师。)【琴音犹在(一)‧大马琴人黄德欣‧千里寻古琴韵】【琴音犹在(二)‧中国古琴传承人李禹贤‧琴音激起千层浪】【琴音犹在(完结篇):严居杰:古琴新推手‧速法教洋妞】/副刊/王芷萱‧2010.05.26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