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时政人像 >嫉妒、叛逆、自卑、被孤立、不堪一击…..各种孩子的表现,你了 >

嫉妒、叛逆、自卑、被孤立、不堪一击…..各种孩子的表现,你了

2020-07-02 来源:时政人像   |   浏览(988)

嫉妒、叛逆、自卑、被孤立、不堪一击…..各种孩子的表现,你了

社群对个体做出为数不少的要求,并因此影响我们生活中一切的规範和形式,进而影响到我们的思考器官的发展。社群也是依照生体构造的原则奠定起来的。社群的凝聚在于人类的两性差别。唯有处于社群之中而不是离群索居,才能满足个人的生命冲动,也才能确保安全和生活的乐趣。从孩童漫长的成长过程可以发现,社群必须能够保护个体,人类的生命才有可能开展。再者,唇齿相依的生活促成了分工的结果,但不会使人们分隔开来,反而会团结在一起。每个人的任务就是为其他人工作,他必须感到和其他人紧密相繫,这个层层无尽的关係网路才会在人类内心里形成种种要求。我们下文就要来探讨在孩童身上就看得到的若干亲密关係。

一个婴孩相当需要社群的协助。他所面对的是个施与受的环境,有要求也有满足。他的本能冲动会遇到一定的挫折,而为了克服这些挫折,他会感到痛苦。他很快就认识到这些困境是因为他年纪幼小,这时候他的心理器官就派上用场,其功能在于预想结果,想办法在不发生磨擦的情况下满足自己的本能冲动,并且使得生活顺遂。他一直注意到,有些人比其他人更能够满足自己的本能冲动,也就是在某些方面优于他人。于是他明白了身高的重要,因为个子高才能开门;他也明白力气大的重要,因为可以搬动重物;他也认识到地位的重要,因为可以对别人发号施令,要求别人服从。在他的心理器官里捲起一个渴望长大的风暴,要和其他人一样强或更强,超越身边的人,他们全心全意呵护他,把他当成低等的存在,却又对婴孩的娇弱百依百顺,使得婴孩有两种行动的选择:一方面如法炮製大人用以施展权力的手段,另一方面则是表现自己的娇弱,让别人难以抗拒他的要求。我们将在孩童身上一再看到这种人类心理冲动的分歧。心理类型的形成在这个时期已经开始了。其中一个类型会追求认可、夺取和运用权力,另一个类型则彷彿是利用自己的弱点的投机,以各种方式表现自己的娇弱。我们只要回想一下孩子的态度、表情和眼光,就可以据此替孩子归类。所有这些类型都必须从他们的人际关係去理解,才能彰显其意义。他们的行动大抵上也都是模仿周遭的人们,或者是为了迎合他们才形成的。

一个小孩子的可教性(Erziehbarkeit),就取决于这几个简单的条件,取决于小孩子是否努力克服他的弱势,而这个努力同时也构成让他开展多种能力的动机。

孩童的处境的个别差异很大。有些孩子生活在一个敌意环伺的环境里;这些印象让他感到这个世界对他是有敌意的。对于还不成熟的幼小思考器官而言,这种印象是理所当然的。如果教育没办法防範未然,那幺这个孩子的心理就会发展成认为外在世界一直是有敌意的。这种敌对的印象,在小孩子遭遇更大的挫折时会不断加强,尤其是当孩子们的身体器官比较弱势的时候。相较于天生身体器官比较强壮的孩子,这类孩子感受环境的方式是很不一样的。这种器官的劣势(Organminderwertigkeit)会表现在不同的面向,比如行动困难、个别器官缺损、身体的抵抗力比较差、比较容易生病等等。

然而遭遇挫折的原因不一定和孩童在身体构造上的缺陷有关。而也有可能是由于家人因为不理解或不小心而让小孩子负担过重的任务—简言之,由于孩童的环境出了错,变成外在环境对他的压迫。一个本来愿意适应环境的孩子,就此遇到阻碍,让他更难以适应。举例来说,如果家人意志消沉,充满悲观主义,那幺在这种环境中长大的小孩也很容易感染这种气氛。

孩童会在各个方面、由于各种原因而遭遇挫折,特别是小孩的内心生活还没有足够的时间好好发展,就此而言,他的回应显然会发生种种错误,如果这个孩子不得不应付外在世界种种不可抗拒的条件的话。若我们考虑他的各种失误,就会不由得认为,这种内心生活的发展是一生都不会停止的,也会不断尝试前进,并试着做出正确的回应。我们尤其会在小孩子的表意行为里看到,一个在成长中的、趋向成熟的人,在某个处境中会如何回应。他的回应、他的态度,会对我们显现出一些线索,让我们看到他的心理本性。同时我们还要注意到,对于一个人的表意行为,或是大众的表意行为,不可以根据某个模式就妄下论断。

孩子在内心生活的发展中需要克服的挫折,那些几乎使他的社群情感发展受阻的挫折,我们可以分成下面两类:
其一是源自于文化的缺失,以及家庭和孩童的经济处境所造成的挫折。
其二则是身体器官的缺损所导致的。
在面对一个原来只为了器官完整的人所创造的世界,小孩周遭的文化都预期他会拥有器官完整的力量和健康时,偏偏有些小孩在重要的器官上有缺损,因此难以适应生活的种种要求。这种小孩有的是学步迟缓,甚或行动困难,或者学说话比较慢、长时间说话都不灵光,因为他脑部活动的发展需要更长时间,跟不上我们的文化所预期的一般小孩。大家都知道,这类孩子会不断冒犯别人,动作跟不上,遭受身心的种种痛苦。他们和这个世界的接触显然不会很开心,因为这个世界不是特别为他们量身打造的。这类由于发展迟缓而构成的挫折相当常见。时间一久,这种迟缓也许可以得到弥补,而且不留下长期的损害,假如在这期间的内心的痛苦没有在孩子的心里烙下一生难以摆脱的印记的话(一个在这种心理痛苦下成长的孩子往往也会有其他经济上的困苦)。我们不难理解,人类社会中绝对既定的游戏规则,这样的孩子是很难好好遵守的。他们将用不信任的眼光看着周遭熙来攘往的人们,他们将更容易孤立自己,并且逃避自己的任务。他们对人生的种种敌意的嗅觉和感受极为敏锐,也会加以放大。他们对人生黑暗面的兴趣远远大于人生的光明面。他们大多会夸大这两个极端,以至于终身都执着于作战状态,以吸引他人对他们特别的关注,也只会想到自己而不考虑他人。他们认为人生的种种要求是挫折而不是鼓励,以敌对者的姿态、过度的疑虑看待一切经历,因此他们的人际关係就出现了裂痕。他们和真理以及现实渐行渐远,也一再和新的挫折纠缠不清。

如果孩子的家人缺乏一定程度的关爱的话,也会造成类似的挫折。这种状况同样会严重影响到小孩子的发展。他会没办法认识到爱,也不想要思考如何爱人,因为他的关爱本能没能开展,也不理解身边的人的存在,因而影响到他的人生态度。而如果这种关爱本能在家庭中没能开展,那幺他长大以后就很难和他人积极交换任何意义下的友善和善意。对社群情感中关爱的表达和关係都加以逃避,将成为他的存在本质。但是另一方面,如果父母亲、教养者或其他身边的人,因为信奉某种教养信条,使孩子觉得关爱的情感是不适当或可笑的,那幺也会产生同样的恶果。这种情况并不罕见:总是有人教小孩子把关爱的情感联想成一种可笑的印象。时常被人嘲笑的孩子,特别容易有这种状况。我们常看到这种孩子囿限于一种对情感的畏惧(Gefühlsscheu);他们认为对他人一切的关爱情感和爱都是可笑的、有失男子气概的,认为那种情感冲动会使他们矮人一截,被他人看不起。这种人在童年时期就已经替未来一切的爱情关係设下了限制。冷酷无情的对待,大抵上都会转化成严厉的教育方式,它会忽视一切关爱的情感感受,使他们在童年时期就把这类情感锁在内心深处,使他们脾气不好、愤世嫉俗、杯弓蛇影,很快就会退出身边的小圈子,儘管对这种孩子来说,拥有这个生活圈,把它纳入自己的内心生活,是极其重要的事。这时候时常会出现一个人,只有他才能让孩子打开心扉,而孩子也会和这个人建立极亲密的关係。常常有人就是这样长大的:他们完全只和某个人相濡以沫,于是再也没有兴趣和更多的人建立关係。以上述男孩为例:当他注意到母亲偏爱自己的弟弟,从此就只能在生活中四处寻找那从幼年早期就失落的温暖;这个例子告诉我们,这种人在生活中会遭遇怎样的挫折。

这些人构成一个类型,他们的教养是在相当程度的压力下进行的。

往另一个方向也可能出差错:如果在教养过程中,由于过度的关爱和娇惯(Ver­zärtelung),孩子的孺慕本能(Zärtlichkeitstrieb)过度发展,以至于依恋一个或少数几个人,而不愿意和他们分开。在这里,由于各式各样的错误手段,小孩子的孺慕往往会过度氾滥,以为成人对他的孺慕应该有些什幺回报。我们很容易观察到,当成人对小孩说:「我对你这幺好,所以你也要做这件事或那件事。」这种事屡见不鲜,尤其是在家庭里很容易氾滥。这样的孩子很容易察觉他人对他的好感,也会用相同手段(强调自己的孺慕)强化别人对他的依赖。小孩子对家中一人燃起这种强烈的孺慕,都是必须要小心的现象。毫无疑问,这种单向关係对一个人的命运必定造成有害的影响。比如说,一个小孩子可能执着于对某个人的孺慕而无所不用其极,像是怂恿对手(大多是兄弟或姊妹)做坏事或是告密之类的手段,以便自己能独享父母亲的关爱。或者这样的孩子会施加压力,以便至少引起双亲对自己的关注,也会不择手段地抢夺目光焦点,让自己比其他人更重要。他也会误入歧途,以使其他人花更多时间在他身上,或者他也会表现得很听话,以得到他人如赏报一般的关注。这孩子的人生中便启动了一种过程:一旦他的内心生活确定了一个方向,就没有什幺东西不能被当成手段。他可以往无益的方向发展,只为了达到他的目标;他也可以变成极其听话的孩子,只因为追求在他眼中有用的目标。我们经常观察到,在一群孩子中,一个孩子会表现得桀敖不驯,以引起注意,而另一个孩子,不论是否比较聪明,则会特别顺从,却是为了达到同一个目的。

有些被宠坏的孩子,总会有人替他们排除困难,任何奇怪的行为,都会换来友善的微笑,不管多幺过分的事情,也不会遭到厉声制止。这类孩子完全没有机会预先练习如何在未来和有意愿往来的人们建立正确的关係,更不用说是因为童年挫折而造成偏差、而在人际关係方面产生障碍的人。这种孩子没有机会练习自己克服挫折,因此对未来人生的準备显得捉襟见肘。一旦他们从温室踏出去,直接面对充满社会问题的人生,由于再也没有人对他百般呵护,所以几乎是一再遭遇挫折。

这些现象都有个共同之处,那就是这种孩子大抵上都会被孤立。比如说,消化器官有问题的孩子会产生饮食行为的异常现象,因此他们的成长也可能和其他正常的孩子有所不同。有劣势器官的孩子会表现出不同于常人的行为方式,而这差异会渐渐使他们被孤立。我们会看到,这种孩子对与周遭关係的感受比较冷漠,甚至放弃任何关係。他们找不到同伴,因为他们活在自己里面,和同侪游戏时也会站得远远的,要幺嫉妒他们,要幺鄙视他们,一声不响地自己玩自己的。至于在教养过程中压力过大的孩子,比如家教太严厉的孩子,长大之后,也会有被孤立之虞。他们的人生也不会是一片光明,因为他们会觉得自己老是给人坏印象。他们要幺觉得自己是勉强被容忍的,对于各种挫折逆来顺受,或者觉得周遭环境对他很不友善,而随时要暴起攻击别人。这些孩子觉得人生及其课题都充满困难险阻,而我们也很容易了解,这种孩子往往会防卫心很强,紧紧守着他的界线,提防任何人闯进来,也总是用不信任的眼光去打量他的周遭世界。由于防卫心过度,他会不断怀疑是否有更大的阻碍和危险,而没办法用轻鬆的态度面对失败的命运。这些孩子另一个共同特徵,或者说社群情感不足的显着表徵,就是只会想到自己而不会考虑到他人。我们在这里清楚看到整个发展过程。这种人一般说来都会倾向悲观主义的世界观,无法从自己的人生里找到喜悦,从他们错误的生活模式中找不到解脱,也无法展现勇气和自信,后者是只有健全地融入团体的孩子才能发展出来的东西。

我们在前文指出,对于个体的人格,我们必须从他的处境出发,才有可能判断与理解。所谓「处境」(Situation)指的是人在宇宙里的位置(Stellung),以及他对周遭环境抱持的立场(Stellung),还有他对于必须持续面对的问题的态度,例如工作的问题、人际关係等等。在这个理路上,我们已经证实了,无论是婴儿或日后的孩童与成人,对于他们人生态度影响最深远的因素,其实是他对周遭环境形成的诸般印象。我们从仅仅几个月大的婴孩身上就看到这个孩子对人生会有什幺样的态度。从这个时期开始,两个婴孩在人生态度上就已经南辕北辙了,因为每个婴孩已经表现出鲜明的类型,而且这个类型会越来越明确,而他们的方向一旦固定下来就再也不会消失。小孩的心理发展会渐次透过社会关係去实现。接着天生的社群情感会显出第一个迹象,由身体构造决定的孺慕冲动(Zärtlichkeitsregung)也会接着展开,于是孩子会试图接近成人。我们总是能观察到,小孩子努力想对他人表达他们的孺慕。这种孺慕会有不同程度的表现,在不同的人身上也有所不同。我们在两足岁以上的孩子的语言里也看到这种差异。群体归属感,即社群情感,将在孩子的内心里生根茁壮,而且从此不再消失,除非他的内心生活产生最严重的病态退化。在此生中,这个情感会有细微改变,会有所缩限,或者在有利的情境下会向外扩张,不止于家庭成员,而且会延伸到部落、民族,以至于全人类。甚至还可以跨界扩及到动物、植物以及无生命的对象,最终甚至包括整个宇宙。

到这里,我们在理解人性上的努力找到一个重要的据点。那就是,我们了解到,人类必须被当成一个社群的动物去观察。

相关文章